當前位置:首頁 -> 信用研究
信用代碼制度:市場化改革又一次飛躍——訪北京大學中國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
發布時間:2018-10-28  瀏覽次數:  來源:  字體大?。骸?a href="javascript:fontZoom(30)">大

六月初的北京,惠風和暢,綠樹成蔭。6日上午,在北京大學中國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教授的辦公室,陽光透過百葉窗層層灑落在書桌上,圍繞即將實施的社會信用統一代碼制度,章政面對記者侃侃而談。

就在6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實施法人和其它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提高社會運行效率和信用?;嵋槿銜?,對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是構筑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全國統一市場的重要改革舉措,有利于促進公共管理水平提升和交易成本下降,實現社會運行效率倍增。

賦予更多嶄新內涵和功能

未來的某一天,只要用機器對個人身份證掃描一下,那么這個人有沒有違約違章違規等行為就能一目了然。你要不要選擇和他(她)做朋友或者談戀愛,這個身份證就是你了解這個人過去、判斷未來的重要信息渠道。

章政用一個簡單幽默的例子,便讓記者迅速了解什么是統一的社會信用代碼。他說:“從內涵上來說,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包括兩部分:一方面是針對自然人,即個人身份證;另一方面是針對法人企業和組織,即組織機構代碼證。對于這兩個內容其實之前就有,此次國務院強調的‘實施法人和其它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實質就是對原來的載體(證)賦予了全新的內涵和功能,注入大量的信用信息,以實現未來信息的共享。”

章政告訴記者,身份證對于老百姓來說,一般用于交往、出行等,基本用途就是證明是誰、男或女、年齡等,但未來實現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后,公民的信用行為比如信用卡還款、按揭還貸、納稅、公共繳費等信息將被注入身份證里,就能全方位描述和評價這個人的信用狀況,對于企業法人來說亦是如此。

當談及實施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的意義時,章政感慨道:“我國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37年來,過去一直關注的是經濟總量的增長,這對實現高質量的經濟發展其實是遠遠不夠的。此次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的實施,是從關注經濟數量增長向關注質量轉變的一次突破,也是我國市場經濟改革的又一次飛躍。社會經濟主體主要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如果市場主體自身質量不提升,那么產品和服務質量也難以從根本上得到提高。”

在市場監管方面,近年來盡管政府舉措頻頻,但目前已有的例如3·15活動、市場秩序規范措施等,都屬于事中或事后監管,還沒有從源頭上對市場主體的行為進行有效規范。

“信用代碼制度就是要針對市場主體行為進行管理,從原來管理市場和管理產品、即管理市場的結果向管理市場的源頭追溯,這表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在不斷發展、不斷完善。如果沒有這樣的飛躍,我們就只能在關注經濟數量增長的延長線上‘奔跑’,就不可能真正提升產品和服務的品質,最終將可能喪失良好的市場環境,喪失老百姓對未來的信心。”章政說。推動經濟發展效果逐步顯現

2014年6月,《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出臺,明確指出要建立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建立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完善相關制度標準。如今,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即將實施,它在推動經濟社會活動中又將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的實施將會對社會方方面面帶來直接影響。”章政說。從短期來看,首先,統一的社會信用代碼對防止、抑制市場中的不良行為具有直接作用。通過這個統一的社會代碼,消費者能夠查看企業在過去有無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便可以提前防范和采取相應措施。

其次,能夠改善市場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益。一旦信用代碼證完全實施以后,將有利于提高經濟運行的效能,降低運行成本。比如,通過企業組織機構代碼掃描,合作方可以知道企業是否存在對采購商或者供應商等利益相關者的損害行為,就有可能拒絕合作,進而減少市場違約糾紛等,這樣交易成本就會降低,經濟活動的效率也會提高。

再次,對于提高行政服務效率具有促進作用。其中“三證合一”改革,就是將分別由原來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發的工商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管理部門核發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部門核發稅務登記證,合并核發一個執照的登記制度,實行一個統一的組織機構代碼,這樣就會大大減少行政審批手續,簡化流程,在提高政府服務效率的同時,切實做到了為企業減負。

從中長期來看,社會信用代碼的效果最終來源于這種制度的威懾力量,有利于促進社會信息公開共享和規范使用。比如,現在市場上存在一些不法信息交換和信息買賣行為,老百姓經常能接到各種不良推銷電話,但將來實施社會信用代碼后,人們就能對這些行為追查到底。

同時,有助于培育未來的信用市場,拉動市場消費。如果一個人的未來行為是可控的,那么就可以提前透支信用額度來滿足現在的消費需求,充分發揮信用經濟的作用,擴大市場消費。

當今世界,經濟和市場的全球化浪潮正在不斷發展中,走國際化路線、和世界市場接軌是大勢所趨。將整個社會信用管理納入到一個規范的制度框架中,將有利于我國在未來發展道路上大國形象的樹立,尤其是大國公民和大國企業形象的塑造。

信用建設基礎尚需不斷完善

記者了解到,國家要求原則上在2017年底前完成代碼和證(照)轉換,舊證(照)在到期前繼續有效。對此,章政告訴記者,雖然新舊代碼要求在2017年完成,但是社會信用建設工作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一項長期、艱難、復雜的系統工程。目前,我國社會信用建設的基礎還比較薄弱,各項措施的推動過程中還存在很大的困難,需不斷摸索前進。”章政坦言。

首先,社會基礎不完善。信息共享、標準制定、市場分割等基礎條件還有待改進。現在各個部門、各個地區都形成了信息“孤島”,如何把這些信息“孤島”勾連起來,就需要建立和完善信息共享平臺和統一機制。同時,還需要不斷提高自覺參與信息共享的意識。只有達成各方一致,才能真正實現信息共享,形成“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齊頭并進的局面。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實施后,對政府工作、職能部門將會帶來較大的影響,如何轉變職能也需要不斷探索。

其次,法律基礎不健全。從采集信息的角度來講,信息歸集當然是越多越好、越全越好。但是信息多到什么程度、全到什么程度,我國目前的法律對此沒有明確約束。對于即將注入到社會信用代碼中的各種信息,法律對哪些信息可以放進來,哪些信息可以公開,哪些信息查詢需要有前置條件等許多問題還沒有明確界定,這對于推進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工作會帶來一些困難,所以法律法規的健全是一個必要條件。

再次,理論研究還很不充分。目前,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的建設,意味著我國正在向信用社會的階段邁進,但是對于信用行為、信用經濟的潛在風險等問題的理論研究還十分不足,需要及時補充和跟進。比如,信用經濟活動中大多數屬于陌生人之間的交易行為,包括眾籌、P2P、“互聯網+”等都是在信用的基礎上,實現利益互換,其本質是信用活動,但信用經濟的運行機制是什么,遵循的規律又是什么等都亟待進一步明確。

記者注意到,今年政府報告提出將“建立全國統一的社會代碼制度和信用信息共享交換平臺”作為今年推進改革的主要任務之一。對此,章政說,這是從市場經濟發展角度,將信用體系建設工作提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是一項高瞻遠矚的目標,信用代碼制度建設是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關鍵內容和長期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頂層設計已經完成,各項具體方案相繼出臺,這意味著社會信用建設的‘曲和譜’都有了,但現在更需要的是‘總指揮’的確定,這對于加強部門間的統籌協調和信息共享不可或缺。今后,我們期待政府、市場和學術機構能夠充分發揮各自的作用,從不同角度共同推進社會信用代碼制度的建設和完善。”章政說。

 

(轉自中國改革報)

【加入收藏】 彩票开奖黑龙江6十1【關  閉】
快速时时官网 大乐透篮球最大是多少 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自动出号 北京pk10技巧 二人斗地主和好友玩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凤凰彩票中的导师靠谱吗 复式6码二中二有多少组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免费pc28预测手机软件 pk10缩水苹果手机版 必赢客北京pk拾登陆器 玩极速时时彩怎么稳赚 北京时时是官方的吗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两期 pk10分析号码走势图